[經歷]踏上這無盡旅途﹣中東生活札記

作者/ 柏葦(中東宣教士)

竟然是我!

我開始為中東禱告的時候,覺得她距離我太遙遠;踏足中東後,才發現她裏面太多姿彩了。這裏是神的應許地,是耶穌基督生長的故鄉,初代使徒豈不也曾在此散播馨香之氣?這裏有最古老的教會,宣教士、殉道者、早期教父、神學思想家及聖經翻譯者都為中東的教會寫下了輝煌的一頁。
曾幾何時,這裏成了伊斯蘭教世界的總部。1,400年來,穆斯林相信了一個他們認為是真神的安拉。其實,穆斯林與你、我皆同,都是神所憐憫的;他們不是一手拿著可蘭經、一手拿著寶劍的暴力主義者,而是需要神以慈繩愛索挽回的人。
我起初以為神只呼召我作一個為中東地區禱告的勇士;只是禱告多年後,仍未看見有人進入中東,所以就回應了祂的呼召。
「從古以來,人未曾聽見、未曾耳聞、未曾眼見在你以外有甚麼神為等候祂的人行事。」(賽六十四4)

初到貴境

原來在此地,基督徒被禁止福音出擊,除非當地人慕道而來;因此建立友誼、付出關懷是較有智慧,也是較能長久的方式。
所以我常常藉著探訪,了解他們的需要與狀況。探訪使我獲益很多,是我最大的樂趣之一;探訪也是一座橋樑,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因為性別的限制,我多半探訪婦女和兒童,許多有趣或敏感的事情就在探訪時發生。
初嘗中東風情的我,總是很驚奇也好奇身邊的人和事,好比進入阿里巴巴的藏寶洞,卻不用高叫芝麻開門。我也彷彿一遍又一遍地複習聖經,因為身邊觸手可及的人物與地理環境,彷彿讓我回到了舊約與新約時代。
記得初期跟隨朋友前去探訪,我的阿拉伯語有限,難以與他們溝通,只能傻傻微笑;真是辛苦啊!偶然,主人有客來訪,那就是救星;只見主人家與客人談得興高采烈,我就在旁邊上了一堂阿拉伯語會話,並且享受主人做的甜品。

以實瑪利的後代

不過美麗女士與她的9個孩子可不是這樣。我在學習阿拉伯語時便認識他們了,他們總是想辦法要了解我在說甚麼。是他們有耐心嗎?也許是他們熱心地要當我的小老師吧!年紀較小的幾個孩子喜歡來我家,因為家中有玩具。只是玩樂完畢後,玩具散滿一地,不會收拾。因此我與他們約法三章:如不收拾,便不歡迎再來。另一個規定是:不經允許,不可以隨便打開我的房門,觸摸我的電腦。打開冰箱,我還可以忍受,但房間是禁地!
以實瑪利的後代像野驢,做媽媽的美麗最清楚。她的管教方式是大聲咆哮,我經常不同意。不過她倒是對我很好,我可以在她家輕鬆躺臥不受拘束。

誰知未來?

當地人最熱衷的事,莫過於用喝過的咖啡(阿拉伯式咖啡)杯來預告人的未來。
我的朋友溫柔,是此中高手。雖然她只是玩票,有人卻當真,來向她請教的是一個婚姻不幸福的蒙頭穆斯林。溫柔也要替我卜算未來,我微笑拒絕;我告訴她,我的未來在神的手裏。
其實人想知道的事,無非是神早已啟示的,只是人心苦悶信不過神,給撒但可乘之機。中東人絕對是相信神的,卻開錯了門戶,對撒但敞開,迷信之舉處處可見。在這裏,自稱基督徒的未必是真信徒,而蒙頭的穆斯林未必不是信徒。奇怪呢!

從A到D

在A城住了一段時間就搬到D城。在D城的一個教會裏過新年。
「祂疼愛百姓;眾聖徒都在祂手中;他們坐在祂的腳下,領受祂的言語。」(申三十三3)這是摩西臨終前重申神對祂百姓的愛。在新年前夕,我參加了一個教會的跨年半通宵聚會,大家一起唱詩、講見證,將近子夜時,大家圍成一圈,彼此禱告、祝福,好一幅美麗的圖畫!。沒有人問我從哪兒來,而我也忘了自己身在中東!

 

(本文為〈中東生活札記〉一文上半部分,由編者刪節。原文刊於《悠悠宣教心》一書,大使命中心2010年出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