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歴]踏上這無盡旅途﹣中門大開

作者/黃桂蓮

不經不覺,在太古已開展事工三年了。早前一位南亞宣教士分享,在南亞她是如何困難才能進入那些中產的南亞婦女當中。感恩,我在香港卻能不用花太多力氣,只需教導他們及其兒女普通話和廣東話,就能輕鬆登堂入室。


早前我祈禱,希望有多一些服侍人的機會。「人若有願作的心,必蒙悅納」 (林後八12)。在這裡,我發現他們多一些,他們的家仍然比較多偶像,大小、多少跟他們的信心一樣,愈是多拜、愈是沒信心。

偶像、神壇

有一家,客廳裡放了一尊一呎多長的象鼻神像,另外還包括觀音像等,這可是兼收並蓄的代表。另外兩家則在客廳里放了一座小型神壇,一位跪地誠心敬拜,一位手持佛珠唸唸有詞。從印度教徒拜偶像的層面看,可不分富人、窮人呢!事實是,在印度由於入廟拜神要花錢,窮人只有偷偷進去的分。是的,印度人眼中可有三億三千萬個神靈啊!

 

位於香港跑馬地的印度廟

 

屬靈爭戰

我曾在2014年底開始小組時,到客廳擺放著小偶像的家裡聚會。後來我整只記憶棒資料就在一次「意外」中資料全失,這是鐵一般的屬靈爭戰個案。

男高女低

在印度人的世界裡,男人是高高在上的。感恩,我在太古所見的男士也挺紳士風度。蓋因他們能來港工作,全都「不是猛龍不過江」呀!他們因要跟香港男士、女士工作的關係,也算知曉江湖規矩。

在港的印度家庭

男士學堂

但論到實戰,則又另一番學習經驗。今年先後有兩位印度男士想我教他們普通話,我說:「我可以教你們,但希望你們的太太也來一起學習,我不收取她們費用呢!」結果是一位不學,一位則沒按我的要求上堂,我教了他一堂後,就沒教他了。

男士之苦

不過,這得說回來,印度男士在港工作,有時候,他們的壓力也不是我們可以理解的。他們可要一個人養一整家人,還要住在中產社區。在表面風光的下面,他們若不信主,有多少壓力潛藏在內,是不易知曉的,他們又這麼愛面子。無怪乎,在去年一次傾談中,一位宣教士提到在印度有不少男士是患抑鬱症的。

最後防線

印度男女在婚姻關係中,當然是男士高高在上,女士則相對低下。丈夫是一家的經濟來源,作為他們的太太,有些可以沒有零花錢、卻家暴時有。有些婦女們就是可以外出賺錢,仍要上繳中央。另外,婦女常口中所提的party、美服,也是他們不能不倚賴丈夫的原因呢。剛信主的蘇曼告訴我:「這裡的印度婦女的婚姻不少已非常危險的,她們最後的防線是撥999,以致丈夫簽證沒了,要回家了。」當然,這是他們的丈夫不願看見的事情!

信主之途

曾看過一篇文章,提到人愈是降卑、愈被神所用。本女皇不單能登堂入室作教導,更三合一順道作家訪、傳福音,這真是符合現代人作事快速、多功能運作的原則。

誠然,由於印度是一個男性為主導的世界,女士先信主,要多為丈夫禱告。蓋丈夫如不信主,星期天他們就很難一家上教堂。誠然,男士信主是他們一家信仰穩定的重要元素。所以,我們要切切為這些中產婦女的得救及安全禱告,當然也要為這些主角──男士禱告,求神軟化他們的心,並賜他們在人生中有空隙尋求主。相信神必成就,阿們。


此文將收集在黃桂蓮的新 作《女皇的教室》中,仍 未出版,多謝作者讓我們 搶先刊出。

One thought on “[經歴]踏上這無盡旅途﹣中門大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