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以愛接待 Stepping Stone Tours

訪問:Joanna

神把對猶太人宣教(猶宣)的感動放在Iris 和Grace心中,一步步指引他們成立 Stepping Stone Tours (SST),以免 費導賞,服務來港的以色列猶太青年背 包客。雖不乏反對聲,二人憑信心履行 大使命,把基督的福音和愛帶給以色列 民。訪問的前一天,SST剛註冊成為非 牟利公司。

Grace左 Iris右 二人穿的Tee前面是SST 的logo,由Iris教會一位年青人設計的,三角形代表Trinity,即三位一體的真神,背景的星星代 表神給亞伯拉罕多子多福的應許,石頭指信仰的磐石stepping stone,站在石上是背包客,正仰望天空,讚美神。 T-shirt後面是有希伯來文的Shalom(平安之意)。有一次,他們帶隊到香港山頂,恰巧遇上以色列旅遊團,團員看到 Shalom這個字邀請他們一同拍

為甚麼取名Stepping Stone?

Grace: 首先指香港,這不是以色列猶太青年settle的地方,是短暫停留再move on的中轉站,我們希望藉此讓他們認識耶穌就是彌賽亞;此外,這也指信仰上的踏腳石,讓他們尋覓耶穌。

SST的運作模式是怎樣的?

Iris: 我們主要靠Facebook和人傳人referral的方式宣傳。以色列青年喜歡用Facebook,所以我們有希伯來文的專頁名稱。而被我們接待過的客人(VIP),也會推廣我們這個組織。還有,一位猶太歸主者在他的hostel網上向以色列遊客宣傳。

Grace: 經我們接待過的年青人就成了我們的ambassador,向其他人推廣。有一位VIP更把我們加進他們軍人旅遊的Facebook群組,所以都很多人聯繫我們。

Iris: 我們為這些猶太青年提供免費導賞服務,為他們tailor made行程遊香港,從中分享信仰。有人說我們方法創新,不是走出去,而是藉著來的人帶回去。去以色列宣教有困難,申請visa和住宿等不容易,上帝卻在香港開了門。

Grace: 我們倆都有正職,weekday需要其他義工幫忙帶團。SST現有約12位義工,年紀最大是60多歲的退休人士。我們有whatsapp group,有客人來便看誰有空,互相配搭。資金都是自己掏腰包。

Iris: 多了服務機會,有弟兄姊妹想奉獻支持,我們便祈禱等候。直至今年4月才決定註冊公司,這是神的帶領和計劃。

神怎樣感動你們開展此事工?

Iris: 2009年我開始參加關於猶宣的talk和祈禱會,只是理論上學習,沒有行動。到2014年暑假,參加了以色列福音差會在倫敦的Summer School,透過敲門和畫畫向猶太人傳福音。雖這種方法在香港不太可行,但認識了Grace。

2015年參加了選民事工差會的Shalom Brooklyn,在紐約傳福音,曾被當地猶太人駡作monster,但因此而體會美國文化自由開放,不必有系統,甚麼方式都可以嘗試。我因此學習走出自己安舒區,走向本色化,怎樣的文化就用怎樣的方式。
回到香港後,聽到一位向背包客傳福音的宣教士的分享,有感動在香港用同樣的方式。奇妙的,我跟Grace分享,她竟有相同的想法。

Grace: 我生於牧師家庭,妹妹是宣教士,卻從沒想過參與宣教。直至2008年,參加了聖地遊祈禱團。當飛機快抵以色列時,我從窗口外望,突然心抽搐而痛,更流淚。其後跟導遊分享,他為我感恩,說神將對猶太人和以色列的負擔放進我心,好去感受當地人民的苦況。回港後,我開始留心有關以色列的新聞,也參加猶宣祈禱會,並在自己的教會成立猶太人關心守望祈禱會,有10-30人。

2013年再去以色列短宣,感覺像回家般親切。2014年到倫敦猶宣,因為曾在英國讀書,有英國護照,滿以為神會呼召我留在當地從事猶宣。
2015年美國短宣,我也有被猶太人駡的經歷。
見識過三地的猶太人,在香港卻不知該以甚麼身份跟猶太人交朋友。。
後來,與Iris一起聽那位背包宣教士的分享,差點感動得哭起來,我們便開展了這個事工。感恩的是我們兩個很合拍。神的timing很奇妙,祂有計劃,按祂的旨意來開路。我們就懷著一份謙卑順服的心,作器皿讓神使用。

接待以色列青年有甚麼感受和深刻的經歷?

Iris: 這些以色列青年都是服兵役後來旅行的。當地的年青人18歲便要當兵二至四年。當兵生涯辛苦,經常處於作戰狀態,又要面對生死場面,壓力大,睡眠不足,也曾遇上兩個女生負責駕駛坦克車,體力消耗很大。所以他們退役後立即出外旅行。最受歡迎的旅遊地是東南亞區,而香港是中轉站。

我很享受接待他們。他們都很乖,愛家,有家庭觀念,受軍訓後性格成熟獨立,又會誠懇說自己內心事情。有時下班後才疲憊地見他們,他們的活力感染自己。他們最喜歡吃點心,男生愛行山,女生愛行街。每次見面都有機會講述福音,分享以賽亞53章中的救主耶穌。
現代的以色列青年多沒信仰,是無神論者,但對基督徒沒戒心,反而感激我們。所以我們希望將自己對神的經歷告訴他們,期望他們回家後沈澱思想,得到啟發。他們給我們生命很大的提醒,香港算是平安,沒戰火,應該反思怎樣回應神給我們的好處。從事這個事工的幾年內,我看到若神要做,祂一定會成就。

Grace: 第一個VIP以色列猶太男生是經一個宣教士介紹,2015年8月底,他來香港大學交流三個月,當時還有其他同伴,但都喜歡飲酒或遊玩。他一到機場,看到我們一行人來接他,已很感動;及後,我們為他慶祝生日又唱希伯來語詩歌歡送他回家,他很感激,我們的關係很好。他信奉猶太教,也是我們至今接待的唯一守猶太教的青年。有一次我們上他的住處,他煮以色列菜接待我們,又給我們看他獨特的猶太教經文帶。我們為他祈禱時,他更偷偷流淚,羨慕我們與主沒隔膜。後來他猶太教的父母也來港,沒有責備我們傳基督信息,反而很感謝我們為他們兒子所做的。

後來接待的以色列青年因為沒信仰,更加開放。也有一位內斂男生回禮送我們一本Land of Jesus,我很感動。他們都很友善,不會拒絕我們,其實只要彼此建立關係,得到他們信任,便會被接受,甚至比香港青年更客易相處。

當中遇上甚麼困難?

Iris: 開展了一年,困難來自教會的阻力,會有反對聲音,反對猶宣,指浪費教會金錢,又說語言差異難開展,總之就叫我們「不要做」。若不是神要我們繼續,早就KO我了。但有危就有機,後來很多弟兄姊妹邀請我們分享。

Grace: 我也曾被潑冷水,報讀希伯來語課程,身邊有人說學希伯來語只能用來查經,宣教不行。
此外,香港神學院對猶宣的教導不夠,傳道人裝備不足,所以在香港也需多推廣猶宣,把握以色列跟中國歷史上的好關係,雙向發展。

下一步是⋯⋯

Iris: 8月中我們會到以色列遊覽和做一些慈善工作,還有跟我們以前的客人辦reunion party。
下一步是向香港教會推廣,到神學院分享,而對象也希望擴展至大學中的以色列交流生。

Grace: 雖現時人力物力也有限,我們希望將SST的事工傳開。當我們的network再增強時,便會找當地合適的宣教士和牧者跟進這些青年。我們不想將SST 標簽為福音機構,否則沒有人參與,所以先從個人的人生問題出發,再帶出福音的信息。希望小小的行動,能影響他們的想法。
我們也認識一個基督徒在香港開hostel,將來可以合作。我也正學沖咖啡,將來可以邊聊天,邊喝咖啡。
最想是和有猶宣心志的弟兄姊妹一起服務背包客,並聯合香港不同的教會和宗派。且看神怎樣開路。

Stepping Stone Tours 製作送給VIP的明信片

作義工有甚麼條件?

1. 已受浸基督徒,有穩定的教會侍奉
2. 對猶宣有感動和負擔
3. 不需流利的英語
4. 沒年齡限制,但不怕走很多路
5. 對香港街道有一定認識

Iris: 我們會給義工training,由差會總幹事舉辦一些技巧和屬靈教導。

Grace: 其實不用怕做導遊,Practice makes perfect,最理想是一次有兩個義工配搭。我們也希望建立平台給香港青年人練膽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