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來自自由之都的自由少女–專訪以色列背包客

在陽光燦爛的五月, 小編跟著Stepping Stone Tour 的義工(詳見另稿),認識了一位在亞洲遊歷四個月,正踏上歸途的以色列背包少女Yarden。帶著陽光般燦爛笑容的 Yarden,邊吃早餐邊熱情地和我們分享了她和她的家鄉以色列的故事。

f2a10-20160503_120247


同種族的聯合國家庭?

在自我介紹的時候,Yarden很自 然地從自己的名字說起。Yarden 這個名字,其實就是希伯來語中 的約旦,而她有個別名Hadas, 是來自她已經去世的祖母,也是 聖經中以斯帖皇后的別名。
Yarden的祖父在二戰時期從德國 和波蘭邊境逃到墨西哥,所以他 的父親在墨西哥出生。而她的外 祖父則從烏克蘭遷居阿根庭,因 為當年有一個有錢人在阿根廷買 了一大片土地,供猶太人移居。 父親因為前往阿根廷讀醫科,和 母親相遇並結婚,Yarden就在阿 根廷出生。後來,他們舉家從阿 根廷遷回以色列,和兩個弟弟一 起在特拉維夫長大。

猶太人和穆斯林是朋友?

談起她長大的城巿特拉維夫,Yarden形容它是個相對地小但自由 的城巿,遠離種族衝突和戰火,所以她並不覺得危險。她見我們對 「不覺得危險」這一點感到疑惑,就強調整個以色列,不同的人因 著不同的背景,對同一件事會有不同看法。像她受家庭左翼思想的 影響,是個自由主義者,對各種宗教和民族都持開放態度。但受國 家立場影響,雖然她也有穆斯林朋友,在遇到穆斯林打扮的陌生人 時,卻無可避免會提高戒心。她自覺身為一個猶太人,不應只受限 於宗教。歷史、文化、語言及節日等,才是建構她猶太人的身份。 她明白為甚麼一部分人要保存猶太傳統,但面對和現代社會不可分 割的今天,傳統的傳承需要不同的出路。在她的生活圈子中,大部 分同輩的朋友都跟西方國家的年青人一樣,喜歡派對、電影、飲 酒,甚至抽煙等。

強烈反對猶太人特權

跟現在香港的青年人一樣,Yarden對於一些向特權群體傾斜的社會制度感到非常不滿。她很有意見地數落了以色列法律一番,並對強調猶太人身 份所導致的不平等感到十分不滿。原來以色列並 沒有公證結婚這回事,只承認在猶太教會堂舉行 的婚禮。其中最大的問題在於,如果你要在猶太 會堂舉行婚禮,就必須提供你和配偶的猶太人身 份證明,讓會堂確認。這是件很困難的事,特別 是很多來自俄羅斯的猶太人因歷史因素而難以得 到證明,便無法順利在國內結婚。當然,很多人 會選擇在國外結婚,但如果不幸要離婚,就變得 很複雜了。

另一樣使她非常不滿的是正統猶太人的特權,身 為正統派猶太人以研究猶太經典為由,就不需要 服兵役,可以直接進入大學。她認為有人研究猶 太經典是件好事,但她不認同這事可以凌駕其他 不同的專業,需要被優待。一談到這些因猶太人 身份優先的事,她很激動地說,所以我每次都認 真的投票,想要把偏幫這一方的政府換下來!小 編想著最近香港的政治,也跟著激動地點頭。

爆破肥皂泡人生的軍人生活

由於香港並沒有兵役制度,我們對當兵這回事並 不熟悉,Yarden以自身的經驗替我們介紹。每 個以色列人都有義務服兵役,男性三年,女性二 年。她雖然反對戰爭,但卻認同兵役的必要性。 因為很多人保護了以色列,讓她能在那裏長大, 所以回饋二年的時間給這個國家是理所當然的。 她在18歲剛完成高中後一個月後就入伍,隸屬 軍事情報單位,被委派重要的任務,在努力後得 到不錯的回報。由於她服役期間所接觸的,都屬 軍事機密,所以不能跟我們分享任何訓練或任務 內容。其實熱愛人道主義的她,對軍隊存有很多 疑問。特別是11歲的時候曾在澳洲生活過,知道 這個世界,小孩可以只是小孩,人們是可以遠離 戰爭安居樂業,所以她不斷質疑軍隊存在的正當 性。但當兵將她從充滿自由和個人主義的環境中 抽離,她不得不面對她討厭的戰爭和軍隊。當兵 的經歷改變了她很多,在面對著來自不同地區、 不同背景的人,那個包圍著她的夢幻肥皂泡破 了。Yarden認為自己當兵後變得更獨立和成熟, 例如她雖仍相信戰爭是一件不正常的事,但學會 在進行任務時調整自己,縱有無法認同的時候, 但她依舊是其中一分子。

一臉自信和堅毅的Yarden雖然肯定以色列軍隊是 全世界最人道的軍隊,但談及仍在服役和將要入 伍的兩位弟弟時,禁不住非常擔心。無論是戰爭 還是訓練,無可避免地總會有人命傷亡,所以她 覺得世界應盡力避免戰爭。她說她仍相信應該只 靠和平會談,便能解決問題。但是,她的敵人們 不可理喻,所以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她們只能 靠打仗來維持和平。由好人掌握武力比較好,因 為他們知道甚麼是合適的時候去使用有限度的武 力。Yarden說,她很妒忌香港沒有兵役制度,因 為沒有戰爭和軍隊才是世界應有的面貌,但遺憾 在以色列卻無法做到。她認為,目前的困境在於 沒有人問為甚麼以色列會處在這個境況,如果有 人停一停、想一想,大概就不會任何事都訴諸戰爭了。

踏上人生新的旅程
談到旅程將要結束,Yarden說她已逼不及待希望 回家,一直表現非常成熟的她,此時難得露出孩 子想家的雀躍神情。回到以色列後,她將會努力 工作和備考,以便接下來能在國內唸醫學。她的 志願是能像父親一樣成為一名醫生,她希望能從事整形外科,以幫助那些受傷和有缺陷的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