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從德國移到香港-德國宣教士Anneliese Hahn Wong

圖文/Joanna

坐飛機來,不能回頭了

Anneliese 1974年來港,是被聯合福音差會差派過來服侍,轉眼便42年了,她由面對不少文化衝擊,到融入香港的生活方式,能說一口流利廣東話,甚至建立家庭,換句話說,香港影響也改變她的人生。

德國宣教士Anneliese Hahn Wong

那時她完成神學,本來想到非洲等較落後的地方宣教,但因政治因素和未有需求而落空,香港卻有一個名額。她初時擔心中國文化複雜,未必適合她,所以她猶豫了一年並修讀護士。

「如果沒有另一樣事情(比去香港宣教)更重要,我應該去。」她笑道︰「當時差會對我很好,付很多錢,讓我坐飛機來港,所以我知道我不能回頭。」

抵港後她曾於老人中心工作,後來看見需要修讀社工。

「In the end(到最後)我都是做社會工作多,我永遠覺得你做人的工作,你的信仰都是帶着你走,你用手做或講道都是一致的。」

之後到區會的幼兒中心當督導二十年,從事兒童工作,後來幫忙僱工(外籍傭工)服務。

「我不是香港人,也是離鄉背井,其實跟他們差不多。」Anneliese笑道︰「自己也是做僱工in a different sense(另一種說法),是神的僕人。」

「社會的工作和need比教會大,但你自己的態度和approach (切入點)永遠都是church-related(與教會相關)。」她很開心從事對人的工作。

落地生根,結婚了

後來Anneliese做學生的宗教工作,因而結識了在學校任教的丈夫,誕下兩兒,大兒子去年年底跟香港人結婚,小兒子則身處英國工作。她坦言當時來港宣教並沒有想太多將來的事。

「我初時不肯定香港是否神要我來的地方,打算一個term(五年)夠了,一個term之後,有一天我上到山頂,望著香港,問自己可不可想像自己永遠不再回來?」她接著說︰「我覺得是不可能,(對香港)有個親切感,加上工作安排滿意,多一個term有助語言學習和認識人,所以選擇留下。」

現在她和丈夫都退休了,她雖喜歡德國退休生活和老人服務,但因家人緣故,亦已在香港建立熟稔的人際關係,所以暫時會留下來。

「你問我喜歡香港或德國,我都沒所謂,兩地好處不同。我prefer(較喜歡)德國的天氣和環境,但教會生活和團契朋友我就prefer(較喜歡)香港。」

最後提到原生家庭,特別過生世的爸爸,感性的Anneliese禁不住落淚。爸爸因當兵放棄讀法律,其後活躍於教會事奉,對孩子要求嚴格,要求他們學聖經。

「那時不明白,長大才知道他的好意,很是感激。」

>>>>想知道在Anneliese眼中德國和香港的不同嗎?歡迎繼續閱讀《香港德國兩地大不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