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歴]德國之旅的所思所感

圖文/Joanna (年輕人,曾在捷克作交換生)

兩年前在捷克作交換生,當然把握機會遊玩鄰近的德國。相比捷克,德國的生活水平高得多,人普遍也較樂於助人。

德國的歷史我在歷史書中讀過,特別二戰時期,都叫我好奇和著迷,所以能到訪德國我滿是興奮。臨近聖誕節,東南邊的德勒斯登Dresden有著名的聖誕市集,此位於中心的舊城廣場,曾因二戰嚴重毀壞而重建,現在都是嶄新摩登的商場店舖。想到曾經一片火海,心感酸澀,戰爭所失去的多不勝數。

Dresden (6).JPG
德勒斯登(Dresden)舊城廣場聖誕巿集

不過失去了未嘗壞事,卻可換來一番新景象新面貌。位於德國首都柏林(Berlin)的國會大廈是好例子,上面拱頂受二戰破壞,其後一直未被重建,直至1999年才完成玻璃拱頂。新舊交替卻非常搭配,有如給飽歷風霜的老人戴上玻璃帽子。拱頂中央的通風管道以鏡子拼成,鏡與玻璃本是天衣無縫的拍檔,置身其中感覺不可思議。

Berlin (39).JPG
玻璃穹頂Reichstag dome

在歐洲我參觀過不少集中營,柏林也有一個。為了追求種族優越,1942年希特拉帶領納粹軍開始大屠殺猶太人。除了猶太人,還有反納粹和其他被喻為劣種的人都被迫進集中營,分配到不同工作崗位。納粹軍說「努力工作使你自由」,諷刺地,此句乃可怕的謊言,到頭來,所有囚犯的命運也是死亡。走過遺址,可以想像集中營裡行屍走肉的生活,我不禁問:在沒有溫飽、隨時被殺、失去親友和自由人權的日子,該怎麽活?或許,可幸的是死亡只消幾分鐘,納粹軍聰明地以毒氣一次性殺掉一批人,更不用看見他們死前的痛楚。他們死後,身上有用的東西都循環再用,比如金牙頭髮。參觀過後,心空空的卻是幾公噸的沈重,歷史狠狠給人類反思何謂道德。我堅信—在上帝面前,每條生命也平等。

Berlin (25).JPG
薩克森豪森集中營

新年來到北邊的漢堡(Hamburg),我再作沙發客以換取免費住宿,這次兩女屋主是已婚的同性配偶。德國不單承認同性婚姻,更保障他們多方面的權益。我長大於基督教家庭,自小教會長輩都教導—同性戀是罪是神不喜悅的,但這位漢堡的女生卻使我大為驚訝。她是基督徒,甚至讀了神學,可謂傳道人,不過沒從事,因為很多教會不喜歡她。她曾掙扎並痛哭說:「我愛神愛耶穌基督,但我喜歡女生!有衝突嗎?」她又給我解釋聖經說同性戀不是罪。我真的不明白也不懂回答,很困惑!

一直以來很小接觸同性戀議題,雖然我香港教會團契曾討論過,但始終距離我甚遠,我沒認真探討。然而,來到歐洲,此議題這麼貼身,我第一個同志朋友是在捷克認識,我們更非常要好。因為他們,我才知道,每個同志都經歷過大大小小掙扎,被他人被社會排斥,幾經辛苦才建立真實的自己。所以我只能在堅守真理的同時,為他們禱告,等候上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