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來自自由之都的自由少女–專訪以色列背包客

在陽光燦爛的五月, 小編跟著Stepping Stone Tour 的義工(詳見另稿),認識了一位在亞洲遊歷四個月,正踏上歸途的以色列背包少女Yarden。帶著陽光般燦爛笑容的 Yarden,邊吃早餐邊熱情地和我們分享了她和她的家鄉以色列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專訪]來自自由之都的自由少女–專訪以色列背包客”

[專訪]以愛接待 Stepping Stone Tours

訪問:Joanna

神把對猶太人宣教(猶宣)的感動放在Iris 和Grace心中,一步步指引他們成立 Stepping Stone Tours (SST),以免 費導賞,服務來港的以色列猶太青年背 包客。雖不乏反對聲,二人憑信心履行 大使命,把基督的福音和愛帶給以色列 民。訪問的前一天,SST剛註冊成為非 牟利公司。 Continue reading “[專訪]以愛接待 Stepping Stone Tours”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下)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承上文: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上)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筆:但是,走到街上又如何分辨不同階級呢?階級是天生不能改變的嗎?

嚴:頭、身、腳板和身體以外,可以用來代表四個階級。頭代表最高階級,身體以外的就是不入流的賤民。要在生活中分辨他們,只需要靠皮膚或姓氏,賤民的皮膚比較黝黑,而不同階級會有各自的姓氏。賤民的姓氏一般用牛屎、牛尿等骯髒字詞,他們很討厭,卻不能改變。印度人生來就是印度教,而姓氏是從父母承繼的,所以階級也是承傳的。渴望改變,惟有今世作善因,期望下世能有善果。 Continue reading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下)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上)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印度,其實就在我們香港人的身邊。回想港英時代,路上不乏印度籍的「差人」;今日,走到旺角街頭,這個吵雜的鬧市當中,「旺角咖喱」四個字還是如此響耳突出;拐到尖沙咀的路口,那座不顯眼卻為人熟悉的重慶大廈,就像城市裏的一座森林,散佈著獨有的氣息。這麼近,那麼遠。我們明明活在同一個社區,卻仿似在平行時空中,缺乏了解他們信仰的機會。這次,筆者有幸與熟悉印度教的嚴鳳山牧師夫婦對談,得以了解印度教,以及印度教與印度人生活的種種連繫。嚴牧師夫婦是恩光使團的宣教士,在印度生活了二十多年,今日則從事神學教育。
Continue reading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上)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