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下)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承上文: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上)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筆:但是,走到街上又如何分辨不同階級呢?階級是天生不能改變的嗎?

嚴:頭、身、腳板和身體以外,可以用來代表四個階級。頭代表最高階級,身體以外的就是不入流的賤民。要在生活中分辨他們,只需要靠皮膚或姓氏,賤民的皮膚比較黝黑,而不同階級會有各自的姓氏。賤民的姓氏一般用牛屎、牛尿等骯髒字詞,他們很討厭,卻不能改變。印度人生來就是印度教,而姓氏是從父母承繼的,所以階級也是承傳的。渴望改變,惟有今世作善因,期望下世能有善果。 Continue reading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下)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上)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印度,其實就在我們香港人的身邊。回想港英時代,路上不乏印度籍的「差人」;今日,走到旺角街頭,這個吵雜的鬧市當中,「旺角咖喱」四個字還是如此響耳突出;拐到尖沙咀的路口,那座不顯眼卻為人熟悉的重慶大廈,就像城市裏的一座森林,散佈著獨有的氣息。這麼近,那麼遠。我們明明活在同一個社區,卻仿似在平行時空中,缺乏了解他們信仰的機會。這次,筆者有幸與熟悉印度教的嚴鳳山牧師夫婦對談,得以了解印度教,以及印度教與印度人生活的種種連繫。嚴牧師夫婦是恩光使團的宣教士,在印度生活了二十多年,今日則從事神學教育。
Continue reading “[專訪]來生又做印度人?(上) 與嚴鳳山牧師對談 揭開印度教的秘密”

[中途插播]對宗教動粗的《PK》

作者/梁梓傲

身為基督徒的讀者們,請容我先問一個很傻瓜的問題:「如果有一日,你突然見到有人將聖經 撕爛,你會怎樣做?」我想這刻的你會心想:「為什麼這樣的問題也要問,當然會憤怒,之後 阻止對方吧。」若真如此,傻瓜的我又想問:「為什麼你會憤怒呢?」到這裡,你應該會百思不 得其解,覺得我很傻瓜,腦子有問題,甚至不配做基督徒。而我接下來要介紹的這套電影, 裡面的主角就是這樣一個傻瓜,一個可能讓你重新思考宗教信仰的傻瓜外星人。 Continue reading “[中途插播]對宗教動粗的《PK》”

[經歴]踏上這無盡旅途﹣中門大開

作者/黃桂蓮

不經不覺,在太古已開展事工三年了。早前一位南亞宣教士分享,在南亞她是如何困難才能進入那些中產的南亞婦女當中。感恩,我在香港卻能不用花太多力氣,只需教導他們及其兒女普通話和廣東話,就能輕鬆登堂入室。
Continue reading “[經歴]踏上這無盡旅途﹣中門大開”

[文化]聞俗瘋﹣今日仍有包辦婚姻(上)

作者/斌

印度北方邦巴格帕(Baghpat)有這麼一條村,那兒的長老仍有無上權威,兩名被標籤為賤民(Dalit, 英語譯作untouchable)的女子,因為她們的哥哥與種姓較高的賈特人(Jat)女子私奔,長老下令她們塗黑臉全裸遊街示眾,更要將她們強姦以作報復,最後一家人輾轉流落到德里,向法庭申請保護令保命,這只是不久之前的新聞呢!這類凌駕法律的歧視,在某些地方仍然根深柢固,不同種姓、不同階級在印度部份地區,連拍拖都難。 Continue reading “[文化]聞俗瘋﹣今日仍有包辦婚姻(上)”

[文化]聞俗瘋﹣今日仍有包辦婚姻(下)

作者/斌

(承上文…… [文化]聞俗瘋﹣今日仍有包辦婚姻(上)

曾到過班加羅爾(Bangalore)作輔導服侍的宣教士指出,由於長輩們的高度介入,也令他們在婚姻往後中擔當了極重要的角色:重要到妻子可以向娘家父 母投訴丈夫冷待!夫妻間的矛盾竟可成了兩個家族父母間的問題。婚姻輔導竟成了六個人、兩代觀念的問題,超複雜啊!當然雙方家庭參與可以有助緩解,但也促成 很多由父母主導的離異。有些個案中,妻子帶孩子回娘家後,有些外父甚至絕情地不讓丈夫再接觸自己的妻兒,而這些失去妻子及兒女的印度男士居然為數不少!有 時即使妻子願意復合,也未必可以過到外父大人的一關。

Continue reading “[文化]聞俗瘋﹣今日仍有包辦婚姻(下)”

[知識]TAG.ME-曾在印度服侍的名人

威廉克里 William Carey (1761-1834)

更正宗近代宣教之父。1793年抵達印度,一直沒有離開過,41年後死在印度的塞蘭坡。 1792年,他出版《基督徒向異教徒傳福音責任及方法之探認》(An Enquiry into the Obli- gations of Christians to use Means for the Conversion of the Heathens)小冊,影響宣教 至鉅。 Continue reading “[知識]TAG.ME-曾在印度服侍的名人”